您现在的位置: > 整形美容 > 眉部整形 > 切眉 >

切眉后多久恢复自然?看过切眉效果图后。。。。。。

发布: 2020-02-22 10:42 | 作者: 李医生 | 查看:

架空小言,纯属虚构


chapter35 消息(2)

这时候学校停车场里的车子并不算多,虞绍珩从一辆黑色雪弗兰边上经过,下意识地多看了一眼——倒不是因为那车子有多别致,反而是因为那辆车太没特征。通常私家车都喜欢在车里搞点花头装饰,譬如手办公仔平安符之类,公务车呢?习惯放上通行证件,年检的贴纸也懒得撕……可那辆车却什么标记都没有,偏还干净得很,在这梅雨时节亦是难得。

他慢慢开出停车场,又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那车居然也在发动。不会这么巧吧?虞绍珩开过了两个路口,见那辆雪弗兰隔着一辆车仍在自己身后,他快到下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打灯右转,大剌剌把车停在路边,那车倒并没有跟过来。其实他从小到大都被人“跟”惯了,本来是无所谓的事,只是他今天不大开心;再说,如果是存心跟他,也该找一辆不这么容易叫人疑心的车子来。

他回到办公室,刚泡了杯茶,桌上的内线电话便响了。

“绍珩,你上次让我找的那女孩子,确实跟我们的一件案子有关。” 电话那头,似乎有腾作春翻看文件的声音,“不过我们只是循例排查,她没有什么问题,问过两次话就排除掉了。我们那案子你应该也知道,前前后后查过六十几个人。对了,她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大概是去年9月份。”虞绍珩答道:“她朋友说情报局的人当时扣查了一些她的私人物品,通信和照片之类,现在还在我们这儿吗?”

“循例肯定会有,但是结束调查的时候就还给她本人了。” 腾作春转而建议道:“这么长时间才给你回话,也是因为当时我们调查过她的同事正好在出差,要不然这样——下个星期人一回来,我就叫他去找你,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那就麻烦您了。”

虞绍珩放下电话,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听上去十分稳妥的说法。东西还给了她本人,现下既然人都丢了,那就是死无对证。军情部又不是警署,东西拿了或者还了,不会立字据。没有入档的事,他查无可查。如果是之前腾作春跟他这么说,或许他真的会信,可是现在……他们如果连口供都会改,别的事也就都说不准了。

——————

一连三天,绵绵漫漫的雨就像没有停过,夜色渐深,整座城市都像是浸没在一层淡黑的水彩中,街面上行人寥寥,虞绍珩看了看表,估摸着苏眉快该下课了,便撑了伞下车,慢慢踱到学校门口。

等了一阵,便见苏眉趁着同学的伞从学校里出来,白色的夏裙贴着纤柔的身体在雨夜中,宛如一枝玉簪花。他常来接人,苏眉的同学也习以为常,寒暄了两句,等旁人走开,虞绍珩才问:“你的伞呢?”

“有个同学伞坏了,我就借给她了。”

“你这好心过头了吧?”

苏眉嫣然一笑:“不是有你来接我吗?”

虞绍珩只好点头,“你今天又画了什么?” 一边问,一边去拿她的画夹。

苏眉笑道:“我自己背着吧,你还拿着伞。”

虞绍珩绕过画夹揽了她一下:“你背着反而不方便。”

苏眉只好把肩上的画夹摘了下来,正要递给他,却不防被虞绍珩猛然了一把:“哎!”

原来是个半大孩子也不知是躲雨还是怎的,闷着头从路边的窄巷里跑出来,几乎正撞在她身上,苏眉见那孩子要跌倒,下意识地便去拉他:“小心!”

然而她话音未落,便觉得异样。

像暗箭无声惊弦,像怪鸦离巢时羽翼划起的腥湿冷风,雨水滴在她面上,她只来得及叫了一声“绍珩!”,便有一抹湿黑的人影侵袭了她的视线,迫得她向后一退,一只鞋子踩进了路边的水洼,她的画夹脱手摔在了地上。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听一声爆裂的急响,一个裹着雨衣的人影在离她不到一米的地方倒了下去,溅起的水滴打在她小腿的皮肤上,犹自抽动的身躯,让她一阵恶心,仿佛草丛中幽红的蛇信一闪,一种模糊而深重的恐惧,缚得她动弹不得。

虞绍珩亦没有走近她,冷白俊秀的面孔看不出情绪,只冲她抬了抬手:“眉眉,没事,别过来。”说罢,便要蹲下身去察看地上的人。

与此同时,两个动作抖擞的年轻人从对面的一辆雪弗兰里冲出来,顷刻间便穿过马路,急步跑到他们身前,其中一人抢身拦住了虞绍珩:“虞少爷!” 自己握着配枪俯身去看,摸着那人的动脉,面无表情地道:“死了。”

另一个年纪大点的则拿出自己证件递给虞绍珩:“特勤局,高国铭。”

虞绍珩点了点头:“多谢了。”

“份内事。”高国铭脸色似乎不大好,公事公办地答了一句,又把虞绍珩和苏眉打量了一遍,对苏眉道:“少夫人没事吧?”

苏眉木然摇了摇头,听得又有车子接连飞驰而来,在她身后不远处停下,有人压低了声音跟虞绍珩说话,有穿制服的侍从过来给她撑了伞,有人拦阻试图凑近的一二行人。

虞绍珩走过来,握着她的手柔声道:“没什么事,你先走,我晚一点就回去。” 说着,捡起地上浸了水的画夹递给她身边的一个什么人:“麻烦先送我夫人回家。”

她拼力压下想要抱住他的念头,镇定着心绪点了点头。车窗外的街景依旧平和安宁,她抬腕看了看表,从她下课到现在,还不到一刻钟。生活越平静,突然遭逢的意外就越叫人心惊,她不敢去想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半明半昧的记忆纷至沓来,胸口一阵闷痛。

——————

虞绍珩坐进特勤局的Suburban,同陪他上来的高国铭道:“今晚的事,你们怎么知道的?”

高国铭肃然道:“如果我们提前知道,会通知你不要出门。”

“这么巧你和同事在?”

高国铭看了看他,干巴巴地道:“我们专门负责做虞少爷的安保工作。”

虞绍珩挑了挑眉没有说话,高国铭道:“你从栖霞搬出来,特勤局就有这个安排了——是总长的意思。”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呢?”

“可能总长觉得会避开我们,三天前你就甩了我的同事一次。”他言谈间不带任何情绪,但虞绍珩总觉得这人似乎对自己有些反感。

“我只是觉得那车有点不对头,如果知道是你们,我一定配合。”虞绍珩说着,微笑了一下:“你们的车不是用来跟人的。”

“这种事当然是军情部比较在行。”高国铭冷然顶了他一句,虞绍珩也不以为意,只是不知道他是厌弃情报部,还是厌弃自己这个得总长大人特别照拂的公子哥儿,只笑道:“这些日子有劳了,你们是每天都跟着我吗?”

“没有,你到情报部去或者栖霞官邸就不用我们管了。” 高国铭道:“我们跟过去,一定被军情部发现。”他话里话外都不大客气,虞绍珩反而加倍客气起来:“今晚幸亏有你们在,要不然我麻烦就大了。”

高国铭闻言,语气似乎也和缓了些:“也是你自己受过训,反应快。否则,我们未必来得及。”

“我这会儿是真有点后怕。”虞绍珩正色道。

他拉住苏眉的那一瞬间,大半心思都在她身上,那个从他身旁经过的行人突然出手,他来不及判断那人出手的方向,也来不及推开苏眉,他只能往远离她的方向去避——不管是什么人,目标一定是他,那么,她离他越远,就越安全。

然而也就是那一避,恰被他躲开了,金属锋刃从他领章上划过的声响就刺在耳边……

他正想着,只听高国铭又道:“这人时机选得很好,想必是熟悉你的行踪,但是我们这些天并没发现有人跟踪你——连虞家的人都敢动,我也很想知道是谁。

——————

虞绍珩到了这个时候才看清这个半小时前要袭击他的人。他打量了一眼这具擦洗过的尸体,忽然皱了眉:这人和他之前猜测的完全不同。

高国铭见他神色有异,低声问道:“你认识?”

虞绍珩蹙眉道:“他叫早川,是个记者。”

“扶桑人?”

虞绍珩点头:“两年前情报部开过他的档案,我查过他的资料,但是跟他本人并没有接触。”

高国铭道:“这就不奇怪了。”

虞绍珩却摇了摇头:“没道理……”

高国铭见验尸官拿了解剖刀出来,掩唇咳了一声,对虞绍珩道:“走吧,出去等结果。” 他转身要走,却见虞绍珩站着不动:“你还要看啊?”

虞绍珩点头道:“他跟我动过刀了,我看看他挨刀才划算吧。”

高国铭闻言唇角微微抽动,快步走了出去。

早川是扶桑人在江宁的外围谍报人员,这是情报部当时就确认的事,可是他突然冒出来向自己行凶就叫人费解了。他最近做的唯一能引人杀机的事,就是替周沅贞找人,牵扯到了腾作春的案子。除了这位一直跟他关系不错的师兄之外,他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仇家”,然而这个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杀手”,却把他的揣测否定了大半。

解剖台上的工作接近尾声,高国铭隔着玻璃窗冲虞绍珩招了招手,他一出来,高国铭就递来一张化验报告:“他的刀被雨水泡了验不出什么,不过幸好还有你的制服。”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领章:“蓖麻毒。” 眼中的神气,倒像是虞绍珩中了奖。

虞绍珩揉了揉自己的眉峰,看着报告道:“他还真是想我死。”

高国铭沉吟着道:“你刚从扶桑回来不久,是不是在那边得罪什么人了?”

虞绍珩心道,这人的大脑沟回也是够耿直,随口道:“可能吧,我有好几次吃完饭都没结账。”

高国铭一怔,继而“呵”地笑了一声,旋即正色道:“你开玩笑。”

虞绍珩抬眼看了看他,只好也一本正经地点头:“是啊。”

正在这时,房间里电话突响,高国铭接起来听了两句,只答了一个“是”字,便放了听筒,回头对虞绍珩道:“总长要见你。”

特勤局送他去国防部的车子一共开出来四辆,虞绍珩一见,对高国铭道:“不用吧?”

高国铭公事公办地答道:“这是应急方案,特勤局刚刚升级了你的安保级别。”

虞绍珩同他商量着道:“我得去办公室换身衣服……” 话没说完,高国铭便道:“可以,我陪你。”

虞绍珩关上办公室的门,一边换衣服一边琢磨:总长大人大概整日里都是这样的待遇,就算约个女朋友,恐怕外头也有人站岗。这样的日子过二十年,也真是难熬。

他一到国防部,就被当班的侍从带到了三楼的防长办公室:“你等一下,总长快到了。”

——————

果然还是国防部长的办公室比较像样:深棕色的皮面沙发、栗色书柜、样式简雅的黄铜顶灯、一盆半人高的白山茶花期将尽……虞绍珩看着对面墙壁上的挂钟,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已经这个钟点了,还要劳动最高长官回来加班。

他正想着,便听门外有整装行礼的声音,虞绍珩也赶忙起身肃立:“总长。”

“饿不饿?我叫他们去隔壁拿点吃的。”参谋总长霍仲祺戎装笔挺地走进来,一边问虞绍珩,一边对身旁的侍从偏了偏下颌。

那侍从一笑,立刻去了,虞绍珩亦笑道:“马叔叔的点心我已经领教过了。”

霍仲祺示意他在自己身边坐下,端详了片刻,才道:“你倒是不害怕。”

虞绍珩坦然道:“怕也没用啊,幸好您有安排。”

霍仲祺轻叹着摇了摇头,“太不小心了 ……”

绍珩忙道:“是我太大意了。”

霍仲祺却道:“我不是说你。”

虞绍珩闻言,心道总长大人不是说他,难道是说情报部或者特勤局?这口锅甩给谁谁冤啊……正待开口,方才被派去拿东西的侍从官已经捧了两个零食盒子进来,霍仲祺一见,皱眉道:“替你们长官藏东西啊?去他办公室西边靠墙的那个柜子拿。”

那侍从一愣,才明白是总长嫌他不会挑,红着脸转了回去。

虞绍珩莞尔道:“霍叔叔,今晚的事能不能让特勤那边先不要告诉我家里啊?”

“这种事你还想瞒着?你父亲已经知道了。”

虞绍珩面色发苦,霍仲祺觑着他道:“又不是你闯了什么祸,还怕你父亲知道?”

“父亲一直都不赞成我在情报部,您知道的;而且,我也不想让母亲担心。”

霍仲祺微微一笑:“怕人替你担心,你一早就应该听话。”

一时那侍从重新拿了点心过来,又问他二人喝什么咖啡,虞绍珩只说“随便”,霍仲祺却道:“这么晚了,喝咖啡不好,红茶吧。” 虞绍珩听着,情知他是习惯了把自己当小孩子,却也不好抗议,只盼着他不要借题发挥,借着这个缘故,把自己调走:“霍叔叔,您可千万别这会儿把我调走,我自己倒也罢了,太给我父亲丢人了。”

霍仲祺了然瞥了他一眼,“那——是什么人,你自己心里有数吗?”

虞绍珩道:“本来有,现在不好说了。”

“哦?为什么?”

“我最近在核查一个我们部里年初结过的案子,有些口供的细节可能有问题。”虞绍珩斟酌着道:“大概只有这件事得罪人。”

霍仲祺的手指慢慢在膝盖上叩着,轻声道:“合理呀。”

“不过,一来这件事以现在的情形看,我觉得不足以让人冒这么大的风险;二来,今天动手的是个扶桑人。”

霍仲祺思忖着道:“扶桑人让你们部里查着,你怀疑的人现在就让特勤局把人扣起来审——要是自己人,恐怕现在也已经知道失手了。”

虞绍珩迟疑道:“霍叔叔,这样会不会太大动干戈了?我也只是怀疑,没有过得硬的证据。”

“国防部不是检察官办公室,不需要有证据才能扣人。所有人都有义务在任何时候配合上级的调查。”霍仲祺说着,端起茶来呷了一口,“连你都敢动,国防部要是不大动干戈才是怪事。”

虞绍珩抿了抿唇,拖长声音叫道:“霍叔叔——”

霍仲祺瞥了他一眼,“这不是讨价还价的事。”

“既然是我自己的事,就给我练练手呗。”虞绍珩讪讪道:“特勤的人都快要跟着我上厕所了,您还不放心吗?”

霍仲祺默然咬着一块玛卡龙,不为所动。

虞绍珩又道:“霍叔叔,您设身处地想一下?要是换了您,您也不乐意被长官这么’爱护’吧?”

霍仲祺闻言失笑,“好吧,不过,你刚才跟我说的这些事你要全都告诉你们部长。”

虞绍珩立刻点头:“是,明天一早我就去跟部长汇报。”

霍仲祺道:“不要明天了,就现在;你在我这儿给他打电话,你们部长不到一点钟不会睡的。”

虞绍珩苦道:“霍叔叔,您就这么不信任我?”

霍仲祺掏出手帕,一边擦手一边笑道:“设身处地想一下,如果换了是我,我就不会这么听话——显得自己没本事嘛。”

虞绍珩掩唇一笑,只好老老实实去跟长官汇报,挂了电话回过头来,却见霍仲祺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绍珩,你要知道害怕。”

霍仲祺踱到窗边,回过头来打趣道:“男人害怕,不丢脸。”

绍珩莞尔道:“霍叔叔,你这么说,是因为你不害怕。”

他想起自己刚读中学的时候,学校里的学生几乎个个非富即贵,但也有那么几个成绩极好却家境贫寒,学校为此专门设了一项奖学金。他同班就有一个自幼失祜的孩子,连午餐钱都交不起,但他却不肯向老师申请领钱。他回家同母亲说起,母亲却不觉得奇怪:“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最要自尊,他领了这笔奖学金,学校里是要贴布告公示的。”

他奇道:“那有什么?穷又不是他的错,有什么丢脸的?”

母亲淡淡道:“你这么想,是因为你没有穷过。”

从来没有体会过穷的人,不会觉得贫穷有多么叫人难堪。一个没有害怕过的人,也不会知道恐惧是怎样一种噩梦。他从小就总听人说,总长大人是英雄,谈笑之间,九死一生。这样的人不会知道,真正的恐惧如同黑洞,能够征服一个人的意志,能够吞噬掉你对自己的所有信心。

霍仲祺默然了片刻,笼在他身上的目光安静而柔和:“ 勇敢是好事,但不害怕,就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了,一条疯狗就什么都不怕。”

绍珩一怔,只听他又道:“‘英雄’这两个字,我不敢当。别人这么说,无非是以为我不怕死,其实呢?只要不想死的人,都怕死。” 霍仲祺说着,垂眸一笑:“我不光怕死,还怕疼。可是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事,比死更叫人害怕:

你会害怕你在乎的人受到伤害,怕他们对你失望,怕你不能保护他们……

男人是因为害怕,才勇敢的。”


转载注标明:切眉后多久恢复自然?看过切眉效果图后。。。。。。 http://zxmr.hyyzx.com/qm/30818.html
相关文章
24小时咨询电话:13681595390

未解决

吸脂瘦腿选择哪个部位效果最好

吸脂瘦腿选择哪个部位效果最好

吸脂技术的诞生,就收到了广大爱美者的追捧,其无需运动就可以达到瘦身的效果,这无疑让很多没有时间运动的白领欣喜。虽然如何但是有很多爱美者做完吸脂之后效果

已解决

如何判断隆胸材料那种好

如何判断隆胸材料那种好

整形技术的飞快发展,越来越多的整形技术已经是趋向完美,每个人不但对于颜值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了,对于身材的曲线要求也是越来越高的,丰胸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

未解决

双眼皮手术失败后还能修复吗

双眼皮手术失败后还能修复吗

随着时间的推荐各种整形项目是越来成熟,尤其是双眼皮方面的技术,但是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还是会出现双眼皮技术失败的情况发生的,比如双眼皮过窄、双眼皮术

已解决

你知道去眼袋的方法都有哪些吗?

你知道去眼袋的方法都有哪些吗?

你有被眼袋困扰的经历吗?每与镜子相照,看到憔悴、衰老、泛神、无精打采的自己!总让女人难以忍受自己看上去衰老10岁样子!相信很多人都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现在

未解决

鼻孔整形多少钱重塑生命中的美好

鼻孔整形多少钱重塑生命中的美好

现在的时代,众所周知,为了让自己更性感更有女人味,很多爱美女性会选择去做 鼻孔整形手术达到美丽的目的。因为它可以让自己在生活中更加自信满满,在女人的世

已解决

做鼻翼缩小手术有没有风险呢?

做鼻翼缩小手术有没有风险呢?

正常情况下,鼻孔最外侧不超过内眦的垂直线,否则就是鼻翼肥大。鼻翼宽时鼻孔就会显得很大,如果鼻翼很宽,就算鼻子不低也会显得很低。这时候你需要进行鼻翼缩小

未解决

已解决

未解决

垫下巴该选假体还是注射?

垫下巴该选假体还是注射?

社会随着经济的推动生活是越来越好,温饱解决之后自然而然的会考虑到颜值问题,藉此推动了整形技术的越来越好,追求颜值的求美者也是越来越多。如果想要颜值提升

已解决

自体脂肪丰面颊优点及缺点

自体脂肪丰面颊优点及缺点

面部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如果面部消瘦或是凹陷会给人一种刻薄的感觉,为此有很多人为了让自己的面部丰满起来,面部饱满的人有福,那么下面大家就一起

未解决

治牙周病洁牙的原因

治牙周病洁牙的原因

临床上将洁牙分为龈上洁治和龈下刮治。一般来说,单纯性牙龈炎患者,洁治术后牙龈炎症可以消退。但牙周炎患者,需要多次洁牙,彻底清除龈下菌斑和龈下牙石,才能

已解决

治牙周病洁牙的原因

治牙周病洁牙的原因

临床上将洁牙分为龈上洁治和龈下刮治。一般来说,单纯性牙龈炎患者,洁治术后牙龈炎症可以消退。但牙周炎患者,需要多次洁牙,彻底清除龈下菌斑和龈下牙石,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