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整形美容 > 眉部整形 > 切眉 >

那到底什么是提眉术?你们觉得这种手术好吗?

发布: 2020-02-14 11:29 | 作者: 李医生 | 查看:

架空小言,纯属虚构


chapter36 多丽(1)

夜雨潇潇,墙脚的苔影悄然隐于夜色,但那漉漉清芬却在这寂静雨夜里鲜明起来。

他知道,她一定睡不着。

他隔窗望见卧室里的暖黄灯光,便仿佛望见了她含愁凝睇,如同沾染了雨丝的漉漉眉眼。

虞绍珩推门进到房中,仿佛是同二三好友小酌而归,笑吟吟道:“我不回来,你就不睡啊?”

抱膝倚在贵妃榻上的苏眉连鞋都没踩,赤着脚便急急到了他面前,“你……”

虞绍珩笑嘻嘻地把她抄在怀里,见她身上换了睡袍,淡蓝的净色薄绸,腰间的带结松松垂落,浓密柔软的发丝散落在胸前,眉间的艳痕在灯下仿佛一个欲说还休的娇嗔。他一边打量着一边问道:“有电话找我吗?”

“有。”苏眉点了点头,刚想跟他交待电话是谁打来的,却听虞绍珩又问:“吃宵夜了吗?”

苏眉摇头道:“我没有胃口,你要不要……” 她正想问他要不要吃东西,却又被他打断了:

“眉眉,我问了你几件事?”

苏眉一愣:“两件,怎么了?”

虞绍珩把她放到床边坐好,笑着摇头道:“错!连上刚才那一件,三件。”说着,竖起三根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

“你?”苏眉拧着眉头苦笑道:“你好无聊!”

“我看你着急,让你放松一下。”虞绍珩捏着她的脸笑道:“今晚的事,我早就知道,只是跟我们部里的事有关,我们有纪律不能告诉你,吓着你了是不是?”

苏眉抬起下颌仰视着他,断然道:“你骗人。”

“傻瓜!我要是不知道,怎么会那么巧有人埋伏着等开枪呢?”

苏眉偏过脸道:“你不要骗我了。你要是知道,怎么会……多我一个人,你不觉得碍事吗?”

虞绍珩嘟了嘟嘴,曲起手指在她鼻梁上轻轻一刮:“眉眉,你又变聪明了呀。这可怎么办呢?以后几十年,我糊弄起你来还得多花点心思,唉……”

苏眉眼里一热,刹那间两行眼泪夺眶而出:“你——”

她对这样的事全无经验,既不知道能责备谁,也不知道可以有什么样的建议,她只是害怕,满心兵荒马乱地坐了半夜,此时他回来,却是这样似假还真地同她说话,她甚至不知道,什么可以问,什么不可以。

她的脸埋在他身上,泪水恣肆,纤细的肩膀抽动地厉害,虞绍珩抚着她的头发,柔声道:“好了好了,我老实跟你说还不成吗?” 他摸出手帕替她拭泪,像只温驯猎犬似的蹲下身来,牵着她的手贴在自己颊边,正色道:“今天的事呢,是我大意了,不过以后这段时间,我们家附近也好,外面也好,总会有一票人看着我的,你一百个放心就是了。”

苏眉眼里汪着的泪水依然清晰可见,黛眉深蹙,贝齿咬紧了嘴唇,惶然无措的神情牵得他心底微微一痛。他以为,时过境迁,他身边的人绝不会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却不曾想,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无论今晚算计他的人是谁,他原本都并不恨他。如果真的事关身家性命,那谁都会下狠手。他着了别人的道,是他自己不小心,没有怨天尤人的必要。然而此时此刻,他看着她泫然而泣的一双眼,一种他疏远已久的情绪如雨夜苔痕,从骨髓中潜滋暗长。

他想起今晚总长大人的话,他说,“男人是因为害怕,才勇敢的。”

扪心自问,他并不是很怕死,但他是个负责任的人。她已经死过一次丈夫了,无论如何,他不能让她再有第二回。他站起身来,把她揽在怀里,微凉笑意一点一点从他唇角漾开,逡巡在她发上的声音却有别样的温柔:“眉眉,我知道你怕什么,放心,我命大得很,绝不会让别人说你’克夫’的。”

苏眉闻言,抬手便在他身上捶了一记,愠道:“你……你胡说八道!”

虞绍珩握着她的拳,笑道:“哎,我这话可不能是胡说八道。”

苏眉一阵气苦,忽地抚着胸口脸色一变,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虞绍珩一惊,赶忙抱住了她:

“眉眉,你怎么了?”

苏眉双眸微合,手指虚软地拉住他的衣襟:“我头很晕,绍珩……”

虞绍珩闻言,脸色立时变了,“眉眉,你晚上回来吃过什么?眉眉?”  然而苏眉只是摇头,虞绍珩一边叫人,一边抱了她往外走。

雨不大,怀里的人也不重,可他的手却在抖。

————————

虞绍珩揽着苏眉在汽车后座上,翻了她的眼底,又去搭她的脉搏,嘴上接连问道:“你有没有哪里觉得疼?” “能看得清楚么?”

苏眉这会儿似乎缓了过来,纳闷儿他何以这样紧张,抚着胸口道:“……没有,我现在没什么感觉了。”

虞绍珩见她呼吸心跳都不像有异样,也反应过来自己好笑,且不说有没有人会蠢到在他家里下毒,就算真的有,也不会冒着这么大风险好容易干了一回,还等到现在才发作;面上却不肯承认自己冒失,只问:“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苏眉回想着道:“我晚上的时候就觉得胸有点闷,可能是刚才太紧张,现在也没什么了,我们回去吧。”

眼看医院马上就到,也不知是心态使然还是别的缘故,虞绍珩打量着她,总觉得苏眉脸色不太好,想了想,道:“来都来了,还是让大夫看一下,真没事,也放心。”

虞绍珩在中央医院也算熟门熟路,然而此时看着苏眉确实不像有病的样子,也不好意思去看急诊,对着值班表看了一遍,上面亦没有他认得的大夫。他只好打电话回栖霞,叫人查了医务处主管家里的电话打过去。

一会儿工夫,便有个轻声细语的女大夫从楼上下来:“虞先生是吧?你怎么了?”

虞绍珩忙道:“是我太太不舒服,我们刚才碰到点事故,我太太可能有点受惊吓。”

那大夫闻言,点头道:“跟我来吧。”

苏眉答了大夫的话,先是做了个心电图,又被抽了两管血。那大夫跟她聊了一阵既往病史、日常起居,等护士拿过化验单来看了看,对苏眉道:

“怪不得这么晚了赶过来,还真不是件小事。”

虞绍珩等在诊室外头,见房门一开,大夫没有叫他进去,而是陪着苏眉出来,便知无事,正要寒暄道谢,却听那大夫跟苏眉叮嘱道:“你自己注意一点,明天再去详细检查一下。” 说罢,对虞绍珩微一颔首,便转身回去了。

虞绍珩听着,却蹙了眉,“怎么了?还要再检查什么?”

苏眉面庞微红,神色很有些怪异,心事重重间一点敛还收的笑意,如晨星闪烁不定:

“没有什么,大夫说,我怀孕了。”

虞绍珩闻言,瞳仁瞬间张了一张,舌尖在牙齿上轻轻一掠,亦是笑意飘忽:“……多长时间了?”

“大概七周吧。”

虞绍珩奇道:“这么久了,你不知道?”

苏眉讪讪:“……我也没什么感觉。”

虞绍珩挑了挑眉,显是觉得她这说法不足为据,然而已然这个时候了,他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呢?他抬手揉了揉苏眉的顶发,一时竟想不出有什么话要说,苏眉也低了头不吭声。

这一晚,意外之事太多,路转峰回,到这一刻,反叫人有些无所适从,像是如梦初醒,又疑心自己仍在梦中。

苏眉安然睡去已经是后半夜的事了,虞绍珩注视着她薄被下的纤细的身躯,试探着把手轻轻罩在她腹上,却一点也感觉不出有什么不同——然而,一切又都不同了。他的目光才从她身上移开,面上的温存便倏然消失不见。

虞绍珩起身进到书房,这个时候,想必许多人都好梦正酣;可是他睡不安枕,他们也都醒醒吧。他思忖片刻,先把电话穿山越海拨到了京都:“打扰了,请鹰司先生接电话……对,事情很重要,我只能跟鹰司先生本人讲。”

电话那头的鹰司听他把今晚的事择要讲了一遍,断然道:“这绝不可能是官方调查室活着军部的授意。”

“您这么肯定?”虞绍珩冷然道。

“是的。”

虞绍珩的话音里依稀含笑:“我想也不会,但这个人确是是我调查过的贵国情报人员,所以,我想请您帮忙调查一下,他在这里的资料我会尽快传真过去。” 他稍停了一下,接着道:“还有件事,我得私下跟您打个招呼:因为这件事,明天一早国防部就会对贵国的谍报人员进行大范围的调查,请您让他们做好准备。”

“看起来这像是某些人有意为之呢。” 鹰司淡淡道。

“别人怎么想我现在还不清楚。”虞绍珩道:“至少,我绝不会拿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来当噱头。”

“我当然不怀疑你。”

“不过——”虞绍珩声音一凉,静静道:“我个人对这件事非常愤怒。两个小时前,我刚刚知道,我太太怀孕了。我会竭尽所能保护我家人的安全。所以,如果这件事牵扯到您的下属,还请您不要见怪。”

要是蠢一点的人,他就应该再多吓唬他一下。可是对着鹰司这种老狐狸,他若是戏太足,反而显得假。这件事虽然百分之九十九跟他没关系,可不背锅,也可以拿一下锅盖;他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这抠门儿老狐狸总得给自己点好处,表示表示吧?

虞绍珩盘算了一遍,又拨了另一个号码。

电话才响了两声,就被人接起,听筒那边的人声音十分镇定:“喂?哪位?”

虞绍珩沉声道:“师兄,是我,绍珩。”

腾作春闻言,音调微高:“绍珩,你没事吧?”

“你知道了?”

腾作春压了压声音,“局座刚给我打过电话,叫我布置人查呢!要不然我怎么这会儿还没睡?你不找我,我明天也得找你。那个扶桑人,你之前跟他打过交道吗?”

虞绍珩轻飘飘道:“没有啊。”

“那就怪了。”腾作春咂摸着道,“哦,你找我什么事?”

“师兄,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托你找的那个小提琴手?”

电话那头依稀静了一瞬,“记得,怎么了?”

“我找她的时候,偶然碰到个外语学院的学生,也是当时涉案的。”虞绍珩放慢了语调,道:“那孩子说,有人授意他改过口供。”

“有这种事?”腾作春讶然惊道:“是哪个人?我马上查。”

“我也没细问。”虞绍珩道:“本来我也没想理会,不过,就为了今晚这件事,部长大人让我把最近三个月经手在做的事全都写份材料交上去,这事我瞒不了,牵涉到你,我先跟你说一声,要真是下头人做事不检点,你提前有个准备。”

腾作春道:“好,多谢你。”

——————

苏眉懒懒醒来,窗外已是天光大亮,虞绍珩却圈着她睡意犹浓——这情形倒是罕见,苏眉转眼看了看床头的小座钟,见时针已然指过了九点,赶忙拍了拍他的肩,轻声唤道:

“绍珩,你迟到了,虞绍珩?”

枕边那人眼皮也不掀一下,在她身上揉搓着,嘟哝道:“我请假了。我受了那么大惊吓,得好好修养几天。”

绍珩又在床上赖了半个钟点才肯起床,按医嘱陪着苏眉去了趟医院,一回到家便兴致勃勃地同她商量:“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中午我来做。”

苏眉再四看他,也未瞧出有什么愁容忧色,仿佛全没有昨晚那场意外一般,婉然一笑,摇了摇头:“随便啦。”

虞绍珩奇道:“你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

苏眉笑道:“你想做什么做什么咯。”

却听虞绍珩啧道:“你现在是孕妇啊,孕妇不是都会想吃点奇奇怪怪的东西吗?”一副循循善诱的架势。

苏眉抿了抿唇,赧然道:“我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早上刚起来的时候我都忘记了。”

“嗯?”虞绍珩诧异地打量她,似乎是想从她身上砸摸出点异于平日的线索来,“这样啊……”

苏眉见他像是有些失望的意思,便道:“你之前烧过那个……用鸡汤烩的蚕豆什么的,蛮好吃的。”

“好!”虞绍珩闻言果断点了下头,继而却又不无遗憾地品评道:“这也太寻常了。”

午后闲来无事,虞绍珩干脆放弃了从苏眉身上挖掘菜式的想法,在厨房里自作主张地整治起来。

晚饭琳琳琅琅摆了一桌,却是全然没有套路的搭配,口味之杂叫苏眉简直“望而生畏”:

最后上桌的是道炸响铃,边上搁着一盘虾酱炒的空心菜,中间偌大一份水晶肘子……四个冷盘最惹眼的是一碟水滑白嫩的脱骨鸭掌一闻就知道加足了芥末,另外还有码得齐齐整整蜜汁火腿,红油艳艳的凉拌肚丝,以及小小一碟西菜佐餐的酸黄瓜!

虞绍珩见她面露难色,连忙殷勤解释道道:“你不用全都吃,我就是想知道你现在喜欢吃什么,你看什么顺眼,试试就行。”

苏眉一向口味清淡,此时见满桌肴馔皆是滋味鲜明,便先拣着那碟看起来最没有威胁的黄瓜夹了一箸。

虞绍珩一见,欣然点头道:“嗯,都说孕妇喜欢吃酸的。”

此时梅雨季节,天气湿热,几样冷盘小菜吃起来还算爽口,到了那盘水晶肘子,苏眉到底有些吃不消,只觉得胃里猛然一翻,掩唇干呕起来。

虞绍珩见了,一边忙不迭地递水安慰,一边笑道:“你还说没感觉……这个以后不要再吃了。”

苏眉长出了口气,忍不住道:“我本来也不喜欢吃这个。”

次日,虞绍珩仍在家中闲晃。

他前日吩咐人去买了一摞有关孕中宜忌的书,此时翻上几页,便去纠缠苏眉一番。苏眉要赶那童书的画稿,只好“义正词严”地打发他自己待着。他扁了扁嘴,便拎了鱼竿到外头的池子里钓鱼,苏眉见状,好心提醒他道:“我们没放过鱼苗,你钓什么?”

虞绍珩笑道:“没鱼也能钓上来,才是真的厉害呢!你中午等着吃鱼吧,小孩子多吃点鱼会聪明。”

苏眉伏案画了半晌,虞绍珩果然没有再来捣乱。只是他这两日一天到晚上上下下在她身上搜刮怀孕的迹象,纵然她自己原本并无特异之感,也被他“熏陶”地有了感觉,连走路都慢了好几拍。

苏眉巧然走到园中,见虞绍珩果真坐在池边,全神贯注望着细波粼粼的水面。他闲在家中,未穿制服,只套了件米白的亚麻衬衫,衣袖草草挽到肘边,不言不笑,在淡光离合的青灰天色下,清冷干净的面色,愈发有出尘之感。

苏眉凝眸看了他一阵,忽地颊边一红,自顾自地弯了唇角,悄然转身而去。

虞绍珩却像是听见了她的脚步声,回过头来,正望见她娟秀的背影,低低一笑,摇头道:

“不解风情。”

————

今日的午饭除了两样酸辣小菜,皆是依着苏眉平日的口味做的,一条清蒸的松江鲈看起来便清新可人。她一坐下,虞绍珩便十分殷勤地“推介”道:“你尝尝这鱼,看怎么样。”

苏眉惊诧莫名地看了看鱼,又看了看他:“这是你在外面钓的?”

虞绍珩笑道:“当然是买的了。”

苏眉薄薄嗔了他一眼:“无聊。”

虞绍珩挑开那鱼的鳃盖,夹了箸鱼肉给她:“晚点我们到你家里去一下吧,过两天我回去上班,事情多了又没空。”

“现在就告诉他们啊?”苏眉迟疑道。

“怎么了?”虞绍珩道:“好事啊。”

苏眉轻声道:“我听人说,要等到三个月才好跟别人讲。”

虞绍珩闻言失笑:“迷信,大夫不是人啊?”

苏眉被他一抢白,面色愈红,赧然道:“……而且,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虞绍珩被口中的鱼肉微微噎了一下,“这么天经地义的事,干嘛不好意思?”

苏眉声音更轻,耳语般道:“我们结婚也才两个月。”

虞绍珩玩味地觑着她,凑到她耳边,轻声笑道:“你是怕别人觉得你太’努力’了吗?”

苏眉脸上腾地烧了起来,她只是听了他的建议,骤然觉得要同相熟亲友周知这件事,有些莫名地羞意,却不曾细想这情绪的缘由,此时被他一撩拨,倒像真是这么一回事。

虞绍珩见她满面娇羞,越发觉得好笑,遂温言“安慰”道:“没事,我可以跟他们解释,你一点都不’努力’,主要是我比较有效率。”

苏眉听着,手里的筷子“啪”地跌在地上一支,立在门边的侍女立时拾出去换了,虞绍珩瞬间正了脸色:“那好吧,我们下个月再说。”


转载注标明:那到底什么是提眉术?你们觉得这种手术好吗? http://zxmr.hyyzx.com/qm/30762.html
相关文章
24小时咨询电话:13681595390

未解决

吸脂瘦腿选择哪个部位效果最好

吸脂瘦腿选择哪个部位效果最好

吸脂技术的诞生,就收到了广大爱美者的追捧,其无需运动就可以达到瘦身的效果,这无疑让很多没有时间运动的白领欣喜。虽然如何但是有很多爱美者做完吸脂之后效果

已解决

如何判断隆胸材料那种好

如何判断隆胸材料那种好

整形技术的飞快发展,越来越多的整形技术已经是趋向完美,每个人不但对于颜值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了,对于身材的曲线要求也是越来越高的,丰胸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

未解决

双眼皮手术失败后还能修复吗

双眼皮手术失败后还能修复吗

随着时间的推荐各种整形项目是越来成熟,尤其是双眼皮方面的技术,但是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还是会出现双眼皮技术失败的情况发生的,比如双眼皮过窄、双眼皮术

已解决

你知道去眼袋的方法都有哪些吗?

你知道去眼袋的方法都有哪些吗?

你有被眼袋困扰的经历吗?每与镜子相照,看到憔悴、衰老、泛神、无精打采的自己!总让女人难以忍受自己看上去衰老10岁样子!相信很多人都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现在

未解决

鼻孔整形多少钱重塑生命中的美好

鼻孔整形多少钱重塑生命中的美好

现在的时代,众所周知,为了让自己更性感更有女人味,很多爱美女性会选择去做 鼻孔整形手术达到美丽的目的。因为它可以让自己在生活中更加自信满满,在女人的世

已解决

做鼻翼缩小手术有没有风险呢?

做鼻翼缩小手术有没有风险呢?

正常情况下,鼻孔最外侧不超过内眦的垂直线,否则就是鼻翼肥大。鼻翼宽时鼻孔就会显得很大,如果鼻翼很宽,就算鼻子不低也会显得很低。这时候你需要进行鼻翼缩小

未解决

已解决

未解决

垫下巴该选假体还是注射?

垫下巴该选假体还是注射?

社会随着经济的推动生活是越来越好,温饱解决之后自然而然的会考虑到颜值问题,藉此推动了整形技术的越来越好,追求颜值的求美者也是越来越多。如果想要颜值提升

已解决

自体脂肪丰面颊优点及缺点

自体脂肪丰面颊优点及缺点

面部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如果面部消瘦或是凹陷会给人一种刻薄的感觉,为此有很多人为了让自己的面部丰满起来,面部饱满的人有福,那么下面大家就一起

未解决

治牙周病洁牙的原因

治牙周病洁牙的原因

临床上将洁牙分为龈上洁治和龈下刮治。一般来说,单纯性牙龈炎患者,洁治术后牙龈炎症可以消退。但牙周炎患者,需要多次洁牙,彻底清除龈下菌斑和龈下牙石,才能

已解决

治牙周病洁牙的原因

治牙周病洁牙的原因

临床上将洁牙分为龈上洁治和龈下刮治。一般来说,单纯性牙龈炎患者,洁治术后牙龈炎症可以消退。但牙周炎患者,需要多次洁牙,彻底清除龈下菌斑和龈下牙石,才能